加州大腸經
關於部落格
給沒辦法天天聯絡的家人朋友看的
  • 75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紐約事件簿 卷三:癱瘓的公共交通系統

罷工的第一天我們睡得很晚,近午才出門去吃美味、份量夠又便宜的Brunch,冒著生命危險點了牛肉漢堡,配上生菜和薯條,還有果汁和咖啡,一餐抵兩餐。吃完沒事做,只能看電視小說或上網,平常也就算了,但是作為旅人,時間寶貴怎麼捨得就呆在家看那無聊的電視(拿著遙控器轉二十分鐘只有一則新聞可以報上半小時的新聞台和購物頻道,最後只能停在烹飪節目)。三點多我們兩人決定冒險到島上去瞧瞧,到巷口的計程車行,十分有趣的景象,不少臨時出來賺罷工財的私家車,跟等著叫車的乘客討價還價,因為我們沒啥經驗怕被坑,乖乖等車行為我們安排的車,最後做上一位Hip-Hop小男生的車,和另外兩位乘客一起塞了兩個多小時才到島上。居然只花了$23,我們討論的結果是因為車行多半做當地熟客的生意,如果因為罷工就亂抬價會引起不滿,罷工之後也不必做生意了。兩個多小時裡面其他三人都用西班牙文交談,這時候真希望自己也懂一點,不過我們用中文交談他們也聽不懂就是。

我們到Soho以後就先到中樂透賺大錢才能常逛的Dean & Deluca繞繞,買了比較不貴的蛋糕和巧克力及罐裝果汁,然後沿路逛到聖馬可廣場。在Go Sushi(注意,同名的有另一家連鎖日本料理店,但是沒有這家別無分號的好吃),日本師傅、日本店員、日文和英文菜單、滿店的顧客和傳出的氣味都讓人很有信心。點了熱綠茶、海帶沙拉、梅子茶泡飯、壽司和手捲,最後再來個抹茶冰淇淋,真是幸福的一餐啊!吃完還順便去附近的日本超市逛逛,對從英國去的遠東學生來說,紐約真的是一個很容易找到熟悉的「味道」的地方。吃到這麼好吃的日本料理,下定決心要讓自己的日文好到可以點菜並和師傅攀談幾句才行。並不是特別哈日,我的英國同學看到我用中文在中國餐廳點菜時也覺得很神氣;有人帶我去法國餐廳時用法文點餐,即便不流利對方也很高興。在異鄉遇到能夠講自己的語言的人,感覺還是特別親切的吧!(不知道English native speaker是不是也這樣想?聽說很多美國不相信這世界上有不講英文的人)

十點多我們就要打道回府,畢竟隔天還得去趕飛機,問了好幾台黃色計程車才找到一個肯載我們回布魯克林的司機,他還煞有介事地拿出一張「好像市政府印行的罷工時期計程車資表」(當然比平常貴)。並且在地圖上確定我們要去的地方,講好價錢才開車,晚上出城不塞車才半個小時就到了,車資卻是一倍,不過司機恐怕的空著車回島上或是他住的地方,也不難理解為什麼很多黃色計程車司機不願意載客到島上以外的地方,而且紐約計程車司機很多是新移民,英文也講不好,曼哈噸島以外的地方的路也沒認得幾條,往往你做上車還得跟他講怎麼走才行。我在機場就碰過一個,最後我還是下車去搭公車和地鐵才到。

隔天繼續罷工,還好我們離開紐約到別的城市去,因為要到機場,慶幸沒住在島上,不然罷工還要從島上趕到郊區的機場就太折騰了。當天機場也是大亂,很多人因為罷工趕不上飛機。不過他要到比較近的城市,還是到島上去搭長途巴士。

罷工只持續了幾天,等我們都回到紐約的時候已經結束了。那幾天很多紐約客得在零下的溫度頂著寒風走路去上班,確實很辛苦。但是地鐵的員工的工作環境的確不好,大部分員工是有色人種,多數的站又髒又舊,要不是這幾年治安好些,在有些站工作甚至得冒著生命危險,跟台北捷運那種寬敞明亮是完全不同的景象。我有次坐錯方向往郊區去,發現的時候趕緊下車,那個月台陰暗潮溼,雖然有運作正常的監視器和站物人員,又是大白天,五分鐘的等待還是讓我忍不住想起一連串以紐約地鐵為背景的恐怖片。(真的是會有怪物跑出來的樣子)

總之是個特別的經驗,不過一次也就夠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